把现代加厚的6mm透明防爆盾牌投入到古代战场作战,能否经得起一星期的使用而不报废?

2021-11-24 8:31 ag真人旗舰厅 rdmin

这要看对手用的是什么武器。

打比方对手用的是唐代陌刀,重10公斤,一刀下去,泥石皆碎。

要是这么锋利的陌刀砍在6mm的盾牌上,估计不死也得退层皮,仅考虑持刀者的臂力与陌刀本身重量带来的惯性,就算没有外伤,就算扛着6mm的盾牌,也会一刀砍的手臂发麻,让人半天缓不过来。

《新唐书》:兴擐甲持陌刀重十五斤乘城。贼将入,兴一举刀,辄数人死,贼皆气慑。(注:唐时15斤约等于现代10公斤,即20斤左右。)

把现代加厚的6mm透明防爆盾牌投入到古代战场作战,能否经得起一星期的使用而不报废?

再加上陌刀本身的长度,可劈可刺,近身攻击是别想了,即使扛着6mm厚的防爆盾牌,但很大概率在贴近持刀者时会被蓄力刺出的一刀洞穿胸腹,毕竟盾牌只有6mm,而且本身现代防爆盾牌大部分是采用的玻璃钢,这种装备我曾经近距离的接触过,并不是无坚不摧,相反是因为能保护的范围较大,但正是因为盾牌本身较大,重量也不轻,因此对于持盾者来说,动作就相当迟缓,毕竟这盾牌实在太沉了,抗一下劈砍还好,如果是接连遭受劈砍,考虑到手臂持有的角度与力量等问题,过于锋利的武器必然就能对盾牌造成碎裂,这是多方面因素导致的,如果简要来说,无外乎三点:

第一,古代冷兵器的锋利程度。

如陌刀,镔铁所造,极为锋利,砍杀效果极佳,曾经驰骋大漠,打的塞外游牧民族的骑兵闻风丧胆,人人见了陌刀无不是心神俱震。

而且史书上也说,这种刀一旦用腰力旋斩,凡挡者,皆被一击劈碎。

《唐六典》:力士持之,以腰力旋斩挡者皆为齑粉。当然即使是当年的大唐,集全国之力也不过造出几百把,甚至一把陌刀就相当于当时一个县城的全年赋税,足以可见陌刀的造价之高与威力之大。

把现代加厚的6mm透明防爆盾牌投入到古代战场作战,能否经得起一星期的使用而不报废?

所以如果是陌刀对上现代的防爆盾牌,哪怕防爆盾牌再好,我也不会怀疑被连砍一星期不会毫发无损,基本上三个回合就会碎裂,这种概率非常大。

第二,盾牌本身的材质。

防爆盾牌的常用材质,就是玻璃钢,韧性相较于钢铁很好,也轻便,但还是那句话,这都是相对的,如果是近战持盾,本身由于盾的重量就会很迟钝,所以你无法从合适的角度抵挡对方的武器,打比方正面用盾的中心抵抗刀刃,或许盾牌不会受到太大破坏。

把现代加厚的6mm透明防爆盾牌投入到古代战场作战,能否经得起一星期的使用而不报废?

但如果对方持刀由上而下劈砍,那以玻璃钢的材质,对上千锤百炼的锋利刀刃,肯定就像劈柴一样从中间一分为二了。

把现代加厚的6mm透明防爆盾牌投入到古代战场作战,能否经得起一星期的使用而不报废?

所以,要想讨论这个问题,还得看对方使用的是什么武器,以及盾牌是什么材质。

当然如果是弓箭,以我的理解,弓箭不先看箭,得先看人,也就是弓箭手,一般古代训练一名合格且优秀的弓箭手,最少也要用三到五年,每天的训练就是一个动作,不停的拉弓射箭,直到能百发百中,说是相当于今天的狙击手都不为过。

《枫窗小牍》卷下:诏颁河北渚军教阅法,凡弓分三等,九斗为第一,八斗为第二,七斗为第三;弩分三等,二石七斗为第一,二石四斗为第二,二石一斗为第三。这一段记载说的是宋朝时期的弓箭等级,而所谓的九斗,大约是70斤左右的力量(宋一斗约等于6.4公斤),再看下一段:

《历代名臣奏议》卷224:荆、鄂两军,士挽弓七斗、八斗者甚众,臣比因呈阅,尽令改教劲弩。凭此可以看出,当时的弓箭手能拉七斗,甚至八斗的长弓,相当于能拉五十斤往上的力量,这种弓箭手非常多,而且古人配合弓箭手的力量增长,也在不断改进劲弩。

所以当时弓箭手的臂力非常强悍,能拉五十斤以上基本都是正常水准,这种力量再搭配上锋利的箭头,足以刺穿板甲出现以前的任何一种防护甲具。

把现代加厚的6mm透明防爆盾牌投入到古代战场作战,能否经得起一星期的使用而不报废?

当然这只是理论上的,战场上还要参考风速以及地势等一系列客观条件,所以一根箭矢经过弓箭手的臂力与风速加成,再加上抛物线的重力下落,那射击到人身上的冲击力其实是非常大的。

即使是6mm的盾牌,我个人感觉在古代箭矢面前,不会有太大防御效果,一旦被射中,被当场洞穿几乎就是唯一的可能性。

除非箭羽在升空的过程中脱落,出现方向偏移这种情况,可能威力会减少一些,因为历史上不是没发生过此类事件,箭矢的早期使用过程中,出现过阴雨天射击时箭羽脱落的情况,后来经过改良才得以消除,当然这只是小概率事件,大概率事件还是会被锋利的箭矢一击洞穿。

因为归根结底,防爆盾牌的材质有局限,一次两次的战斗可能不会有问题,但如果是持续一周的正面作战,那就根本无法保证盾牌是否还能完好如初。

第三,要看对阵的是什么军队。

若是对阵一般的步军,持刀与弩作战,可能,我只是说可能依托地形与各种外在条件,或许能使盾牌的损伤降到最小,毕竟你还要考虑到作战当天的风速与地势,若是逆风射出的箭,风力也大,那八成落在盾牌上以后,箭矢威力会大打折扣,还有如果是自低处往高处射击,也是一样的道理。

但如果面对的是宋朝时期的三弓床弩,那就基本没有任何可能性了,就算你持着材质再好的盾牌,百分之百也会被当场洞穿,因为三弓床弩长这样:

把现代加厚的6mm透明防爆盾牌投入到古代战场作战,能否经得起一星期的使用而不报废?

这一箭,好家伙,别说盾牌了,肯定当场命都没了。

发表评论: